您现在的位置:ag体育官方网站 > 新闻中心 >
一桶“水”暴露陈年死结:韩国何以被“尿素荒”搅得不得安生
作者:ag体育官方网站  来源:  时间:2021-11-29 14:51  点击:

  11月初,因尿素进口量锐减,韩国陷入车用尿素短缺危机,威胁物流、建筑、公共服务等多个领域。为缓解尿素短缺,韩国政府从11日起实施紧急供需调整措施。再加上向各国紧急求援,韩国目前所备车用尿素尚可维持2-3个月的使用。

  11月22日,韩国政府表示,车用尿素流通从当天起恢复正常。不过,韩国人的心还是迟迟放不下来……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尿素是一种常见的有机化合物,由碳、氮、氧、氢组成。在人们的印象中,尿素就是一种农业用中性肥料,很难想象没了它会对汽车造成什么影响。

  2021年11月11日,韩国全罗南道,政府决定把军队储备的部分车用尿素提供给贸易港的货运车辆,数十辆货车正在排队。图|澎湃影像

  过去的柴油车在发动时总是伴随着一阵黑烟,它是氮氧化物(NOX)和颗粒物(PM)的主要贡献者。据统计,2010年全国柴油车氮氧化物排放量接近全国机动车排放总量(5.994×10⁶t)的60%,颗粒物排放量甚至接近总量(5.98×10⁵t)的100%。大量氮氧化物聚集形成光化学烟雾,不仅损害人体呼吸道,严重还可引起肺气肿;颗粒物同样危害人体呼吸系统,还会引起灰霾。

  【注:中重型车用柴油机的碳氢(HC)、一氧化碳(CO)、二氧化碳(CO₂)排放量比汽油车低,但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远高于汽油车,且无法使用三效催化剂达到排放标准。】

  下图是一种常见的柴油车尾气处理系统,车用尿素溶液(以下简称为“车用尿素”)正是这一系统中的重要原料。它的外观与普通水溶液别无两样,通常存放于车载专用储存罐内,又被称为“柴油车尾气处理液”。

  通过添加一定浓度(通常为32.5%-35%)的车用尿素,再加上选择性催化还原技术(SCR),该系统可逐步将尾气中的氮氧化物转化成无害的氮气、水,减少30%-50%的氮氧化物排放。它还能强化发动机机内燃烧,减少颗粒物的生成,同时改进汽车发动机运转,提高燃烧效率,节约燃油5%-7%。

  尿素-SCR技术尾气净化系统符合欧洲排放标准,现已被普遍认可得到广泛推广。2014年,欧美、日韩等国配备车用尿素的加油站已占到加油站总数的35%以上,并以每年5个百分点-10个百分点的速度递增。

  更重要的是,货车、重型卡车、柴油公交车、大型混凝土搅拌车等车辆,如果没有添加车用尿素就无法正常启动。

  此外,车用尿素使用寿命长、对柴油硫含量要求不高,是一种性价比相对较高的尾气处理方式。如果使用质量不合格的车用尿素,反而会污染催化剂、损坏后处理系统构件甚至损耗马力,既破坏环境又增加车辆运输成本。

  以上,无论是从经济层面还是从技术层面考量,车用尿素都是目前最合适的尾气处理液。对于货车司机而言,按时添加车用尿素就像给车加油一样,再平常不过。

  加油站外,货车司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寒风中排起百米长龙,却还是买不到一桶车用尿素。转身看看路上,目所能及的车辆中几乎一半都是柴油车——毕竟韩国政府曾将柴油视为“清洁能源”并大力发展。

  2021年11月9日,韩国全罗北道益山市室内体育馆前,民众排队购买车用尿素。图|澎湃影像

  上世纪90年代,“柴油是清洁能源”的思想风潮从欧美吹向韩国。考虑省油、价格便宜、碳排放量低等因素,韩国政府开始发展柴油车,降低相关税收,鼓励车企开发相关零部件,韩国逐渐成为全球重要的柴油车市场之一。

  2009年,李明博政府将“清洁柴油”政策纳入“低碳绿色增长战略”版图。此后,柴油车在韩国化身“环保汽车”,销售额在五年内飙升33%。到2017年,韩国已注册汽车中42.5%为柴油车,其中又有10%享受着拥堵费减半、公共停车场停车费折扣等优惠政策。

  但正如上文所述,柴油车碳排放虽低,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污染却不容小觑。韩国环境部数据显示,柴油车排放的颗粒物占汽车颗粒物排放量的92%以上。2015年起,韩国开始实行严格的排放标准,新注册柴油车必须加装尿素-SCR技术尾气净化系统。

  韩国目前运行的2600万辆机动车中,柴油车就有近1000万辆。在中、美、日等国,柴油车比重仅为1%-3%,足见韩国车用尿素需求之大。然而,相比柴油车比例之畸高,韩国的车用尿素来源却少得可怜。

  车用尿素的生产程序十分严格,勾兑比例、尿素纯度、水洁净度要求远高于农用标准,需通过工业尿素再提纯,更不能拿农用尿素直接勾兑。目前,车用尿素生产一般以煤化工为基础,先合成工业级尿素,再通过结晶、过滤、脱水等环节,生产符合标准的车用尿素。

  虽说要求严格,但其制作工艺还是很简单的。韩国企业并不是被技术难关挡在门外,而是出于利益考虑,自己不愿意迈进来。

  过去,韩国本土也曾有过生产车用尿素的企业。但韩国自然资源有限,生产出的车用尿素与中、俄等煤炭或天然气大国相比毫无价格竞争力。相较于繁琐的生产程序,微薄的利润令企业难堪重负。毕竟在没有经济利益的情况下,只要进口渠道畅通,就没有人愿意做亏本生意。乐天精密化学公司的前身——韩国肥料公司,就因不堪生产亏损于2011年停产尿素。

  【注:乐天精密化学公司是韩国最大的车用尿素生产商,每年生产的车用尿素占到韩国国内市场的50%。】

  随着本地企业纷纷退市,韩国车用尿素几乎完全依赖进口,且货源很窄。中国是全球尿素产品主要供应国。据统计,中国产尿素占韩国进口尿素总量的2/3,其中用于车用尿素生产的工业尿素占比高达97.6%。

  今年10月,中国海关总署对包括尿素在内的、涉及出口化肥的29个10位海关商品编号增设海关监管条件“B”。这意味着:由中国境内出口的尿素必须取得中国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出具的检验检疫报告才可以通关。主要货源通行滞缓,毫无备选方案的韩国瞬间陷入危机。

  韩国一直处在“尿素荒”的悬崖边缘,但直到进口渠道受阻、堵住了退路,他们才开始慌了。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工业用尿素价格自2020年10月起上涨超过80%。车用尿素则更夸张,原本10升仅需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4元),如今已飙升到12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50元),涨了10倍还多。当地二手交易平台上还出现了诸如“购买电饭煲就送3.6升车用尿素”等捆绑销售行为。即便如此,车用尿素一桶难求,甚至出现44起诈骗案。

  没了车用尿素,物流运输行业焦急万分。因支线运营车辆多为小型货车,非常时刻尚可调用应急车辆,截至11月初韩国物流尚未出现大范围延误。但占据首都圈1/3市场份额的配送车队只能正常运营2-3周,地方配送车队供应也不容乐观。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运行于各地物流中心之间的大型干线车辆。据统计,韩国需添加车用尿素的物流专用车辆有55万辆,一辆大型柴油货车从首尔行至釜山要消耗车用尿素15-20升。小型货车补充1次车用尿素后可撑1个月,而大型货车长则1周、短则2天。如今柴油、尿素价格齐涨,越来越多货车司机选择停运。

  一旦车用尿素短缺短期内难以缓解,韩国干线物流网将难免瘫痪。卸下来的货无人配送,随之而来的便是港口拥堵。

  除了物流业,建筑与汽车制造业也难免受波及。建设工程中使用的大量机械设备都需车用尿素,长期短缺或使工程延期。本就缺“芯”的韩国汽车业更是雪上加霜。目前,韩国国内汽车制造商的车用尿素库存仅够使用2个月。倘若货车、柴油车生产线及大量建筑工程被迫中断,韩国经济将遭受难以估量的重击。

  还有柴油车经销商表示担心,若消防车、救护车等因尿素短缺而停驶,或致公共服务停滞,冲击韩国社会。据韩国国土交通部统计,全国运营的5万台公交车中超2万台要添加车用尿素,公交部分线路面临停驶风险。

  【注:按行业惯例,韩国公交一般储备1个月所需的车用尿素,消防和急救车辆会储备3个月所需的车用尿素。】

  “尿素荒”对于韩国民众日常生活的深远影响还远不止于此。物流业面临瘫痪,供货商将提高蔬菜运费,最终分摊在消费者头上;建筑业停摆,甚至可能影响房价……

  这场危机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环紧扣一环;若无人制止,总有一天会压倒自己。11月4日,《韩民族日报》发出警告:乐天精密化学公司等的尿素库存将于11月底耗尽,不想彻底断供,就要尽快找到新货源。

  为避免囤积居奇、哄抬物价,韩国政府成立工作组,甚至释出军方部分储备尿素应急,限购与严惩措施也迅速上线日,韩国釜山金海机场,1架空中加油运输机起飞前往澳大利亚运回紧急进口的尿素溶液。

  车用尿素销售只得在加油站进行,禁止二手交易;货车限购30升、轿车10升;进口、生产、销售尿素及其溶液的企业须每日申报进口量、使用量、销量、库存等信息;到今年年底前,原则上禁止出口尿素及其溶液。违者将被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亿韩元(约54万元人民币)以下罚金。

  通过这轮严查,韩国搜集到700吨尿素,预计可生产出200万升车用尿素(其中20万升用于补给公共车辆),依次供应给100个据点加油站,可供14.3万辆货车、2.2万辆巴士行驶10天。截至12日,济州、首尔、釜山、光州、江原、世宗等12个市道公共车辆已接受补给。

  同时,环境部还尝试寻找工业用尿素溶液代替车用尿素的可行方案。旗下国立环境科学院先后利用工业尿素制出6种车用尿素溶液试料,其中2种可满足排放标准,但仍需继续实验观察、短期内难以投入实用。

  暂且不论其净化效果如何,韩国工业用尿素本身也面临库存不足的问题,以上不过是权宜之计。

  7日,韩国政府紧急召开对外经济安保战略会议,相对于开拓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新进口渠道,更为紧要的是向澳大利亚、中国等国求助。据悉,韩国已从澳大利亚紧急进口2万升车用尿素,预计11月下旬开始分配给各地救护车队伍;从越南进口200吨尿素,预计可生产出65万升车用尿素。另据乐天精密化学公司透露,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还动用人脉,从日本、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获得尿素供应。

  ——根据乐天公开数据,1.9万吨中仅包含6500吨中国尿素。实际上,韩国外交部10日表示,将有多达1.87万吨的中国尿素入境救急。

  韩国最大在野民力量党党首、下届总统候选人李俊锡也迅速到访乐天精密化学蔚山工厂。在韩国朝野相争激烈之际,李俊锡此举难免选票层面的考量。但从目前调配供应效果看来:除定点加油站,其他加油站依然很难买到车用尿素,有些甚至没有接到补给通知;部分定点加油站还会诱导消费者先加油才出售车用尿素……实际情况表明,

  从“口罩荒”到这次的“尿素荒”,韩国企业供应链不完整、对外依存度高的死结暴露无遗。据SBS报道,在韩国所有进口产品中,对中国依赖度超80%的就占到14.7%。可能面临原料短缺难题的还有韩国的丧葬业和电池生产行业。诚如韩国教保证券研究中心主任金亨烈(音)所说,这不仅仅是“尿素荒”的问题,未来“我们可能还会经历很多次类似的困境”。

  1.郭霁,《编译韩国现“车用尿素荒”—政府焦头烂额、民众疯狂抢购,中国1.87万吨尿素救急》,华商报,2021年11月11日;2.杨明,《车用尿素短缺逼停韩国车轮》,经济日报,2021年11月10日;

  3.《韩国陷入“尿素危机”:上千万柴油车或停运,多行业受影响》,正观新闻,2021年11月9日;

  4.《遭遇“尿素荒”,执政党:派特使团向中国求助》,观察者网,2021年11月8日;

  5.徐民,《车用尿素-SCR技术进展现状及发展展望》,《山东化工》2015年第1期;

  6.乔映宾、冯明星、朱宗敏、张新昌、赵扬,《柴油车尾气处理技术及车用尿素溶液》,《石油商技》2012年第5期;

ag体育官方网站

上一篇:缓释包衣尿素生产的工艺及方法简介

下一篇:HGT 5518-2019 聚合物硫包衣尿素 - 水分的测定

山东ag体育官方网站肥料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